2015江蘇公務員面試熱點:毒面膜背后的微商問題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6-07-14來源:作者:點擊:

          【材料】周夢晗今年22歲,河南商丘人,曾赴奧地利留學,回國后通過社交網絡售賣面膜。如果不是被眾多粉絲客戶聲討,她將會在的道路上一路狂奔,積累巨大財富。此前,周夢晗曾自稱賣面膜年收入達七位數。

          但周夢晗的財富之路因下面這一幕發生逆轉。去年11月起,陸續有買家在網絡上曬出面部發紅、長痘甚至長毛的照片,稱使用周夢晗賣的“三無面膜”后皮膚被毀,被醫院診斷為過敏性皮炎和激素依賴性皮炎。而當時周夢晗辯解這是長痘。周夢晗曾多次保證,她賣的面膜絕對不含重金屬、熒光劑等有害成分,“出現問題照價賠償100倍。”但從2015年2月后,這些承諾就隨著她一起消失了。這些毒面膜的受害者竟然找不到了跑路的周夢晗,無奈之下只好訴諸法律。

          【面試預測題】近日,眾多買家投訴留學生周夢晗販賣劣質面膜導致其容顏被毀,對此,你怎么看?

          【參考解析】毒面膜現象的背后是整個電商行業發展及監管不規范的亂象。現在電子商務已經走入千家萬戶,從網購到微商,從馬云背后的女人到微商前面的代理,人們在信息技術發展中經歷著購物模式、思想觀念的變化。微商因其無店鋪、無租金、投入小、風險低等特點迅速集結了一批渴望創業者加入到了微商行列。其實這并不是壞事,大多數人也表示并不反感微商,因其代表著一個人的努力和夢想,微商中也并非都是假貨,面膜也并非都是毒面膜,它的發展和誕生有其必要性和必然性。但是,周夢晗等假貨微商顯然攪亂了微商市場,傷了消費者的信任。因此,將微商納入監管范圍,才能讓微商合理健康發展,也就是說,政府合格的監管才是對市場發展最大的支持。

          網絡不是法外飛地,朋友圈也不是治外樂土。“微商”亂象最終需要法律來規范,社交軟件里形成的法律關系需要法律及時補位。無論是在哪里做生意,在大街上、在網絡上、在朋友圈里,都應當受到法律規范的調整,都應當遵守誠信經營的原則,都有義務共同營造健康有序的市場環境。

          “互聯網+”開啟了一道創業創新之門,但絕不是逃避法律、躲避監管的途徑。完備的市場經濟秩序必須將一切經濟行為都納入法治軌道,法律既保護合法的經濟行為,也打擊危害經濟秩序的違法犯罪行為。“電子數據”已經成為法定證據種類,網絡訂單、聊天記錄、電子郵件等信息都可以作為刑事訴訟證據運用,這為打擊網絡違法犯罪行為提供了強有力的法律保障。

          現在的法律顯然并沒有跟上時代的發展,以微商為代表的電子商務還缺乏必要的、針對性的法律法規,直接導致了監管和執法的空白。正因如此,“毒面膜”才肆意增生,甚至在面對諸多苦主時,仍處于無人管的狀態。因此我國應盡快制定相關方案,用監管給予這一新興電子商務以最大的支持,還消費者一個可依賴的購物空間。

          同時,微信的誕生雖是基于交流通訊而來,但微商現實卻已存在,因此,微信、微博等網絡管理者也不能置身事外,而應建立合理措施,給予惡劣微商以打擊。去年微信就曾發布限制人數、處理舉報投訴微信號等舉措應對微商亂象,其他網絡平臺也應跟上腳步,建立更為細化全面的管理監督規則。




          青草青草欧美日本一区二区-亚洲欧美日韩国产综合一区二区-久久精品尹人一区二区三区-欧美精品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